金融

14季必须犯规的游戏

2019-04-08 12:11: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必须犯规的游戏(别名:十四分之一)》作者:宁航一

14个悬疑小说作家被离奇地“邀请”到一个神秘的场所,“主办者”向众人宣布,这是一场考验智慧和勇气的游戏,获胜者将赢得巨大的利益和生存的权利,而违犯游戏规则的人,将接受以死亡为代价的惩罚。

令人震惊的是,“主办者”告诉众人,他(她)就是14个人之一,现在正和他们在一起。如果14天之内没人能识别出“主办者”是谁,那么所有人都将死亡。

季 缘起

这个恐怖事件的开始,就像是一篇小学生的流水账作文。

南天是一个单身的自由作家。早晨按自己的生物钟起床,洗漱、吃早餐;接着在电脑前敲字直到中午十二点;出门,到附近的一家小餐馆吃午餐;回家睡午觉;下午三点起来,玩电脑游戏;晚饭是叫的外卖,吃完后写文章直到十一点半;之后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节目很乏味,他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诡异的状况,就发生在他睡着之后。准确地说,是他睡醒之后。

南天迷迷瞪瞪地揉着眼睛,当他看清周围的时候,愣了足足半分钟。

我还在睡梦中?这是他的反应。

不对,触感是真实的。南天捏了自己的手臂一把,疼。

他瞠目结舌地环顾着这个狭小而陌生的房间——总共大概只有7、8平方米,斜前方是一扇关着的木门。房间没有窗户,顶上是一盏日光灯。房间里只有一张小床,一座布艺沙发,角落里有一个抽水马桶。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任何东西。

南天倏地从那张小床上坐起来,惊愕而紧张地思忖着——这是什么鬼地方?不管怎么看,他都敢百分之百地确定,这不是自己温暖可爱的家。

我之前不是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吗?南天想了起来,那电视节目真难看,让他不自觉地睡着了……可是,现在这是在哪里?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思绪混乱不堪,喉咙一阵阵发干。他无法判断自己遇到了什么样的状况。

就在这时,南天听到门外传来一个女人惶恐的声音:“啊!这是什么地方?”

还有别人在这里!南天激动地跳下床来,两步跨到门前——感谢上帝,门不是锁着的,一拉就开了。

他跨出门,来到走廊上,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一头棕色卷发、面色惊惶的女人,他们俩短暂地对视了几秒,仿佛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样子。

就在这时,南天旁边房间的门也打开了,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以同样诧异不已的表情出现在他们面前。紧接着,走廊上的房门纷纷打开,不止是这一边,还有隔着好几米远的对面走廊也是——每个小房间里,分别走出来一个人。所有人都张着嘴,瞪着眼睛,一副惊愕莫名的神情。

这个时候,南天将所处的环境彻底看清楚了——这是一个几百平方米的大空间,分上下两层,下面是狭长的大厅,摆放着一圈深棕色皮椅。而自己和其他人现在正处在二楼对称的两排走廊上。南天数了一下捕鱼游戏24小时上下分
,两排走廊上各有七个房间,加起来一共14个。没错,每个房间里走出来一个人,一共有14个人。

“我们这是在哪里?”一个穿白衬衣的男人茫然地向众人发问。

“看格局,这里应该是个监狱。”中年男人眉头紧蹙。

这句话让所有人都大惊失色。每个人都显得紧张不已。对面的一个短发女人叫道:“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没有人能回答得出来。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同样的问题。

这时,一个戴帽子的小伙子从一侧的楼梯走了下去,来到一楼中间的大厅,仔细观察着这里的每一个布局。楼上的人面面相觑,也跟着走下楼来,大家都聚集在一楼大厅里。

“这里有扇门。”穿白衬衣的男人走到大厅的一道铁门前,用劲拉了拉,摇头道,“锁死了。”

戴帽子的小伙子点着大厅中间那围成一圈的棕色皮椅数了一遍,用手托住下巴,说道:“有意思,刚好14把椅子,和我们的人数一样。”

一个头发是淡茶色的年轻帅哥双手插在裤包里:“这么说,这些都是早就安排布置好了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谁安排的这些?”有人问。

“会不会是一个电视节目?”一个高个子男人说,“现在有一些真人秀节目,将不知情的嘉宾带到某处,进行秘密拍摄,才告诉嘉宾,这其实只是一个电视节目而已。”

“不可能。”一个冷冷的声音,来自一个面容同样冷峻的男人。“没有哪家电视台或者制作单位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不经得我允许的情况下,把我弄昏,并带到这里来录制什么节目。”

这男人说话的口气非同一般,似乎来头不小。所有人都望了过去,南天注视着他的脸,觉得有些面熟,好像曾在哪里见过。

那个微胖的中年男人也说道:“没错,这不可能是那种无聊的电视节目。”他抬手看了一下手表,“现在是4月22号上午9点17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大家和我一样,已经被非法拘禁12个小时以上了——这绝不可能是一个游戏,完全是不折不扣的犯罪。”

看到这中年男人看表,大家才想起时间这个问题。一些没有戴手表的人开始摸自己衣服或裤包里的,随即听到他们的惊呼声。“不见了!”

“要是谁把我们抓到这里来,还会留下给我们报警或求救,那才是怪事呢印刷纸
。”面容冷峻的男人“哼”了一声。

“这么说,我们是被什么人秘密地抓到这里来的?”那个有着一头漂亮卷发的女人捂着嘴骇然道,“那人想把我们这么样?”

“我看不止是一个‘人’吧,可能是一个什么组织。想想看,谁有这么大的本事,把我们十多个人同时一起抓到这里来?而且,全是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一个男人瞪着眼睛,难以置信地说。

“有没有谁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这里来的?”淡茶色头发的年轻帅哥说。“我是意思是,有人有被绑架或者是胁迫的印象吗?”

所有人都沉默不语,然后纷纷摇头。

“这么说,我们全是莫名其妙地昏迷后,醒来就发现自己在这里了?”

南天开口道:“我是睡着后……然后醒来就在这里的韩国小气泡
。”

“我也是。”那个戴着闪闪发光的钻石耳坠、短头发的女人望了南天一眼,“我跟他一样,也是睡着后就没有了任何知觉,醒来就在这里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