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51岁男护士坚守岗位24年是村里为数不多

2019-02-28 01:20:50

51岁男护士坚守岗位24年 是村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

刘柏超和病人在一起。

来源:武汉晚报

今天是护士节,刘柏超已经51岁了,恢复高考的第二年,他从孝感农村考进武汉一所学校的护理班读大专,但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精神科的男护士,并且一干就是一辈子。

24年前,一纸调令将在卫生所干了八年保健医生的刘柏超调到武昌铁路医院(今武昌医院南湖院区)精神科当男护士,和他一起转岗的还有另外4名男同事。如今,其他人要么辞职要么再次转岗,只有他坚守了下来。

刘柏超目前在该院精神科三病区上班,和其他3名年轻的男护士一起照顾着80名精神分裂症患者。每天上班前,他总会提醒自己人是平等的,我们只是没得病。他说,只有这样,才不会在紧绷和压抑中崩溃。

不忍心听,家属无奈的暗自叹息;不忍心看,病人眼神的迷离。他们的痛苦是沉重的,我们绝不能再把他们抛弃。这是刘柏超写在空间里的5.12随想,作为今年护士节的礼物,与同行共勉。

从不把他们当病人看

当道铁门被打开,里面就有人透过铁栅栏向外张望。有两三个还会走上前,跟门外的人说话:我是江夏的。

见刘柏超走过来,自称江夏人的患者呆滞的脸上露出一丝笑,问他能不能回家。刘柏超很自然地拍拍江夏人的肩膀说:已经和你家里联系过了,他们明天就会来看你。江夏人满意地回到活动室去打牌。

办公室、病房、活动室,多50米的通道中间拦着三道铁栅栏门,一走快,刘柏超护士兜里的钥匙就哗啦啦响。46岁的潘辉单独住在里面的病房,因为他有时会控制不住地攻击其他人。

大家都去活动了,你也动动吧。刘柏超劝窝在床上的潘辉下床走走,边给他拉上衣服,边调侃:你近有没有打人啊。

潘辉不屑一顾:我是警察,怎么会打人。接着,开始跟刘柏超说他的辉煌史。而这些话,刘柏超已经听了一百遍了。

不过,他每次都会耐心听潘辉讲完。在刘柏超眼里,这里每个人都有一段难言的故事,每个人背后都是一个遭受重创的家庭。他难以走进他们的内心,但至少可以做到不把他们当病人看。

从不向外人透露身份

但是,这位不对精神病患者另眼相看的男护士,却从来不肯向外人透露自己的身份,甚至连老婆都是骗到手的。

1990年,刘柏超刚到精神科上班,经人介绍认识了山东姑娘袁慧娟。实诚、朴实的袁慧娟让他很心动。问到他的职业时,刘柏超搪塞道:在医院上班。

怕她嫌弃。刘柏超说,本来男护士就够尴尬了,再来一个精神科,会把她吓跑的。两人足足交往了半年,彼此比较了解后,刘柏超才告诉袁慧娟他的职业。

刚开始,袁慧娟也着实被吓到了,还去刘柏超的单位看了看,去过一次后再也不愿意去了,那地方太压抑。

虽然找来找去居然找了个男护士,袁慧娟倒也没真嫌弃,半年的相处,她觉得和刘柏超很合拍。不过,她也跟刘柏超定了规矩:除了她父母,不许跟其他亲戚说他的职业,朋友更是说不得,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找了个男护士。

不用袁慧娟说,刘柏超也会这么做。他说换位思考,他能理解妻子。自己怎么也算是村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出来闯荡30多年,却只是个男护士。看到昔日小伙伴们做生意的做生意,当官的当官,他觉得面子上过不去。

袁慧娟有时也会抱怨:当初看你是个文化人,结果当了一辈子护士。

妻子的理解缘于一次抢救

袁慧娟真正理解丈夫的职业缘于一次抢救。

去年7月早上7点多,32岁的罗鑫抢别人的馒头吃,吃得太快被噎得窒息了,昏趴在桌上,脸青紫,身体像煮了的面条一样软,病房区乱作一团。

[page]

刘柏超时间赶到罗鑫面前,让他俯卧在自己大腿上,踮起膝盖顶高其腹部,将右手中食指伸进咽喉抠食物,边抠边让同事拍打背部。抠了8分钟,终于将三团馒头抠出来。可罗鑫还是在昏迷中。脱水剂、醒脑药、心电监护,医生在抢救,刘柏超就在床边呼喊罗鑫的名字促醒,整整一个小时后,罗鑫才醒过来。

这时候,刘柏超才发现自己手指被咬伤了。

以前总觉得护士就是端屎端尿、伺候人的活。袁慧娟说,这次抢救后,她发现丈夫的职业很神圣,和医生一样,也能救人。

她甚至鼓起勇气把丈夫的职业告诉了玩得的闺蜜。可闺蜜听完,反应却是你老公不是医生,是护士?男护士!

闺蜜提高声音的男护士三个字深深地刺伤了袁慧娟。她跟闺蜜解释了半天丈夫的工作不是只是伺候人,闺蜜听完,叹了口气,哎,你别紧张,我不会跟其他人说的。

从此,袁慧娟再也不想尝试公开丈夫的职业。

护士节前夜与同行共勉

你占了我的位置!谁占了你的位置,我就是洗个脚!前天,70岁的老黄和25岁的小李又在卫生间为了一张凳子吵起来。你一言我一语,小李声音提高了八度,老黄啪地一声甩掉毛巾,挥手就要打人。

听见争吵,刘柏超迅速从病房区赶到现场,一把拉住老黄,像劝朋友一样劝道:哎哟,你年纪大些,让着点小孩。

老黄见是刘柏超,顿时安静了。他喜欢刘柏超,因为他很温和,从来不发脾气,有时还会和同事一起给他带吃的。其实,老黄的儿子早就因病去世了,老婆也跟人跑了。他就是因为受了刺激,才住进来的,一住就是20年。

他们的世界很寂寞。刘柏超很喜欢看电影飞越疯人院,他说相比自由,人们更渴望安全,所以老黄们不得不住在这里,那就尽量让他们活得有尊严一些吧,所以刘柏超从来不大声对他们说话。即便是这样,挨打和被骂也还是家常便饭。

星期五,新来的男实习生小涛在劝架时,被患者甩了一耳光。刘柏超和其他同事决定将护士节的庆祝提前,下班就去撮一顿,安慰小涛受伤的心灵。

昨晚,护士节前夜,他更新了空间:默默的、自豪的、庄严的敬礼!向你们,也向我自己

【对话】

:男护士每月可以拿多少薪水?

刘柏超:我是主管护师,每月4000元吧。

:那些人知道你是男护士?

刘柏超:我父母和兄弟姐妹知道,再就是同样从医的朋友。我老婆那边,就只有她父母知道了。

:为什么不愿意透露身份呢?

刘柏超:还不是怕被看不起。不学医的人,都觉得护士就是给医生打下手,打个针、配个药,谁都能做。其实不是这样的,医生懂的我们也要懂,只是程度没他们深。

:那怎么不换个岗位,你不是做过保健医生吗?

刘柏超:世俗眼光都认为医生比护士有地位,不能这么比。就像建房子,设计师设计得再好,没有建筑工人,蓝图也不会变为实际。都去当医生,病人谁护理?社会不接纳,但社会需要我们。

:不管他们怎么不听话,你都不发脾气?

刘柏超:正常人在社会中的处境,也不见得就与这些精神病人有很大区别。就让他们活在自认为正常的氛围里吧,对他们发火,他们会觉得受到了伤害。

:如果你不愿意公开真名,我们可以用化名。

刘柏超:护士没有低人一等,如果用化名,我不就看轻这个职业了。

【数据】

武汉各大医院里的男护士

近日走访武汉多家医院发现,各大医院男护士的比例都太低。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算是男护士比较多的,50人,约1/40;市三医院、汉阳医院分别只有10人和5人,比例将近1/100;新华医院、商职医院更紧缺,只有一人。

风寒风热感冒症状区别
高烧时手脚发热
风寒风热感冒病因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