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

中国金属企业减产不会奏效

2019-03-12 01:28: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近几天中国的金属企业纷纷宣布减产。

中国10家主要铜冶炼企业日前联合发出声明,将把2016年产量削减35万吨。

锌企也不甘落后,十大锌冶炼厂也准备明年减产50万吨;而中国八大镍企则计划明年减产约20%,相当于减产约8万吨。

这些声明表明,继今年金属价格暴跌后,中国的金属企业与西方同业同样饱受压力。

中国金属企业明显将价格暴跌归咎于投机客,这些投机客投入大量资金,对上海期交所每种工业金属都进行空头押注。

中国镍企指称,镍价已经严重偏离基本面,而铜企则进一步要求中国监管机构调查恶意卖空行为。

而上海期交所的空头大军看上去大多不为所动。虽然每当有减产消息公布,

中国金属企业减产不会奏效

对应的金属会出现一波空头回补的反应,但影响总是有限,在伦敦盘的情况更是明显,金属价格在伦敦市场都再度下跌。

但其实这些减产措施不像表面看来那么有力,同时对于解决金属行业的核心问题无济于事,也就是根据需求疲软情况调整供应,而需求疲软的症结就在中国本身。

**都是供应惹的祸?**

外界怀疑中国的金属企业能否真正落实产量承诺,以及他们集体行动的决心能坚持多久,而这种怀疑心态也是可以理解的。

为了支撑铝价,中国的铝企每隔一阵子便会稍微联手合作,但总是收效甚微。产量持续超过需求,而价格也继续下滑,无论在中国市场还是伦敦皆是如此。

不过一个更基本的问题在于,在一个需求不利的环境下,光靠减产阻止价格下跌可以作到什么程度。

以镍的减产为例,那八家镍企在中国的镍产量中占据了大块头,中国约60万吨镍的产出,有40万吨左右来自这八家,其中一些镍企还拿出了具体的减产目标。

虽然这提高了减产行动的可信度,不过中国不锈钢生产商也准备这个月开始降低产量的报导,多少削弱了镍减产的提振效应。

因为不锈钢厂正是镍产商的主要客户,两相抵销之后,这对中国镍供需平衡的终影响差不多等于中性。

**生产商或加工商?**

这些中国金属减产动作的另一个重要问题在于,说得更准确一点的话,参与的企业其实是金属加工商,而非生产商。

以明年铜减产计划为例。参与的铜冶炼商是将原料加工成精炼铜,这些原料包括废铜及铜精矿。

他们多数没有参与的是自行开采铜精矿。但减产能够真正带来影响的正是采矿阶段。

套用BloomsburyMineralsEconomics执行董事PeterHollands的说法,这些冶炼商没有采购及加工的,自然会被别人买去加工。

抱歉,但目前我认为这个减产宣布对全球铜平衡没有任何实际重要性,Hollands写道。

这类减产动作对定价的影响,比较可能反映在原料市场上,铜冶炼商及矿商目前正为了明年的加工费率陷入一年一度的谈判斗法。

锌减产的情况也类似,或许只是巧合,也或许并非巧合,中国的锌减产规模恰恰就和嘉能可10月宣布的锌矿减产计划一样多。

嘉能可已经减少了对冶炼商的原料供应,而冶炼商目前正面临锌价、冶炼副产品价格及加工处理费用皆下跌的致命组合。

中国冶炼商的缩减动作只不过是对原料情势变化作出反应,这些缩减动作本身并不代表产量减少,而比较像是加工流量的可能调整。

**铝减产?**

冶炼商减产或许能够真的造成影响的领域,是像铝金属这样的市场,铝市是由冶炼商、而非矿商主宰金属供给。

铝土矿资源十分充裕,而且开采的成本相对较低,不同于其他硬石型工业金属。生产铝金属的主要成本在于冶炼过程的用电价格,因此冶炼商产能利用率是产量速度的关键决定要素。

对全球其他铝生产商而言,不幸的是,中国铝生产商并未发布大幅减产的声明。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没有减产,只是没有被地方政府发现而已。以往地方政府都反对关闭冶炼厂。

因此,中国的铝生产商检修停产。比如中铝旗下的山西华泽铝厂停产100个冶炼炉进行检修。

正如AZChina的PaulAdkins近期在博客中写道,如果你在冶炼厂工作过,你就会知道检修工人绝不可能同时检修100座冶炼炉。

据Adkins估算,目前由于这样的检修大约有11家炼铝厂产量减少。不过他也警告,不要过于兴奋。新疆嘉润铝厂刚刚增加了50万吨产能。

**提议政府收储**

铝厂对于如何支撑价格有不同的打算。他们要求国储局收储。

实际上,每个金属产业组织似乎都在要求国家收储。

国储局在年金融危机高峰时曾收储大约60万吨铝和16万吨锌。

收储的对象是一些地方炼厂,多数不是中铝等大型国企。

值得强调的是,铝和锌都不在国储局的正常采购名单上,因为中国自己生产就已相当充足。而从铝半制品稳定的出口来看,不仅足够还有剩余。

铜又另当别论。铜在国储局的战略性金属采购名单上,且当铜价疲弱之际,国储局偶尔会积极买进。但这通常不会在明面进行,而且不太可能让当地的生产厂来决定其采购计划。

但显而易见的是,这类采购即使真的有,也不过是未售库存的所有者换了人,对当地生产商有意义,但对期货市场的平衡却无作用。

的确,外界怀疑这些减产宣布的真正目的是政治上的意义,作为向北京当局展现自制力的方式,并回报国储局吸收国内市场过剩产量。

除了铝之外的炼厂减产,并不会影响矿石产量。此外,在镍、铜和锌等市场,其矿石产量才是左右金属供应的决定因素。

如果真的想要减产,应该是从矿场下手,而非炼厂进行减产。

(:中冶有色技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