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儿

老舍与济南书画家的翰墨情缘虱

2019-01-31 17:42: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老舍与济南书画家的翰墨情缘

  众所周知,老舍先生曾写过长篇小说《大明湖》及散文《大明湖之春》。殊不知,当年其南新街故居书房里还悬挂着一幅题为《大明湖之秋》的油画。此为省立一中美术教员桑子中送给老舍夫妇的新婚贺礼。此外还有关松坪、关友声兄弟所赠松小梦国画山水。当年老舍与这些济南书画家们多有交往,并结下了深情厚谊。

  □李耀曦

  济南山水乐安居

  爸笑妈随女扯书,一家三口乐安居。济南山水充名士,篮里猫球盆里鱼。

  这是老舍居济期间题在一张全家福照片上的打油诗。

  打油诗的语调是欢快的,充满了温馨和惬意,足见其小日子过得不错。老舍戏言济南山水充名士,乃因其为当时的社会名流济南闻人,常有报刊闻名前来造访。所谓篮里猫球盆里鱼,是指当时舒宅小院里姹紫嫣红一片草木虫鱼无所不备,而且老舍还养了一只小胖猫为之取名猫球。猫球是只小母猫,十分活泼可爱,老舍写作之余常逗它玩。他那部备受左翼人士抨击的寓言式小说《猫城记》,其灵感即由猫球小姐身上生发而来。猫城猫人的故事创作于1932年夏天,那时老舍刚将这只黄白花的小猫抱回家不久。此诗并照刊登于1934年9月16日上海林语堂所办《论语》半月刊第49期。

  老舍曾在南新街54号这座茅舍小院里四度写家春秋。

  当年花木葱茏的舒宅小院除篮里猫球盆里鱼之外,其堂屋西书房内的墙壁上还悬挂了不少字画。观赏师友所赠书画,是老舍写作之余休憩的另一妙法。

  老舍书房内的写字台是靠南窗贴西墙摆放的。其藤椅右侧的西墙上有一字一画。画是一幅《牧豕图》,为老舍当年北京师范同学颜伯龙所绘。字是一副对联,写的是四世传经是谓通德,一门训善惟以永年。此为北京师大校长方还先生所书。方还字,为名重京城的古文家与书法家。老舍在书法与诗词上即深受其熏陶。老舍书房北墙上则悬挂了一幅油画,油画名《大明湖之秋》,此画尤为老舍百看不厌。1930年老舍曾写过一部长篇小说《大明湖》,其中也曾描写过一段大明湖的秋景。只可惜《大明湖》手稿毁于上海一二八战火之中。大明湖秋景美。此前老舍所写的,如今画家朋友所画的,都是大明湖,而且都是大明湖之秋,可谓英雄所见略同,不过此非其珍爱有加的全部原因。

  原来1931年老舍夫妇喜迁新居,首先前来登门拜访祝贺者,是济南省立一中的两位男女青年教师:英文教员赵同芳和美术教员桑子中。油画《大明湖之秋》即为桑子中送给他们的新婚贺礼。而赵同芳则为老舍夫人大学同窗兼闺中密友。赵同芳(),山东济南人,出身教育世家,其二哥赵同源为省立一中首任校长。其之所以与胡絜青为闺中密友,乃因当年她们这一级同学中仅有赵同芳、胡玉贞(胡絜青)、陈玖敬等四名女生,被誉为北师大四大女性。

  经夫人好友赵同芳引荐之后,一来二往老舍也与桑子中成了好友。

  桑子中(),山东蒙阴县大黄庄人,毕业于国立北平艺专,1929年被校长赵太侔聘为省立一中图画教员。1932年桑子中在大明湖畔铁公祠内的湖山一览楼创办了海岱美术馆,并在山东《民国》上主编《海岱画刊》随报纸发送。老舍应邀为之写了《〈海岱画刊〉发刊词》。1934年5月桑子中把几年所积画稿筛选出来准备出版一本画集,老舍又慨然应允为之撰写了《〈桑子中画集〉序》。

  关氏嘤园座上客

  当年老舍书房墙上所悬书画之中,911防水涂料除了桑子中所绘油画《大明湖之秋》外,还有一幅晚清齐鲁名家松小梦所绘国画山水,是好友关松坪装好镜框送他的。

  济南关氏兄弟,关松坪是兄,本名关际泰,字松坪;关友声是弟,本名关际颐,字友声。两人都是齐鲁书画界知名画家。关家为晚清济南三大盐商之一,因此关氏兄弟家境非常富有,家中藏有大量古代名家字画,结识了海内众多画家。当年张大千经常往返于京沪两地,途中经过济南,常于关家小住,目的之一便是观赏临摹关家所藏八大山人朱耷与苦瓜和尚石涛的画作。

  1931年夏天,关氏兄弟在济南创办齐鲁国画研究社。社址位于大明湖南岸芙蓉巷东首路南42号院,社长关松坪,社务主任关友声,教务主任黄固源。国画研究社挂牌开张那天,老舍应邀出席到场祝贺。不久老舍便在《明湖画报》上撰写文章,向社会推介关氏兄弟。其中说道:我对绘画本是外行,近来略懂得一二,还是从他们兄弟得来的。(老舍轶文《介绍两位画家》)

  老舍也因此结识了当时济南一大批书画家。

  1931年关友声被齐鲁大学聘为讲师,在齐大国学研究所从事古籍整理工作。

  此时关友声已与其兄关松坪分家单过,在上新街道院北邻修建了一座颇为华美的关氏公馆名为道村嘤园。因此关友声便与老舍成了齐大同仁兼新街邻居。关氏嘤园时为济南书画家聚会之文化沙龙。当年老舍亦时常被邀而为嘤园座上客。其在《关友声画集》序中写道:友声是个可爱的人。他很有趣:乍一看,他是圣人惜时——清·魏源少年老成,胖胖的,和和气气的,非常的温厚。哪知道,他心中却有许多玩艺儿。他会唱,善弈,能写,精于绘画。有这几种本事的人,往往留着长头发,眼睛望着天,自居天才,友声可不这样,他一点不露;他背地里下工夫,一声不发,你非和他很熟识了,总不会知道他有才分。和他摆盘棋就晓得他的厉害了。那时老舍大概常与之下棋,所以深有体会。

  一把画扇三友情

  1933年7月16日老舍在《论语》半月刊第21期上发表《病中》打油诗一首。其诗云:五月害背痛,六月患拉稀。腹背皆受攻,抵抗誓长期。国膏号虎骨,高贴与肩齐。更服虎骨酒,眼赤汗淋漓。俨然矮脚虎,虽瘦如柴鸡。汗流膏欲走,油渍满袖衣

  原来是年春夏之交,老舍得了严重的腰背痛,痛得夜里不敢翻身,白天走路得拄手杖。虎骨追风膏虽好,但一时收效甚微。此做起来就容易多了;一件事变得容易做的时候时齐大同仁中有位会武术的陶子谦先生向老舍建议不妨打打太极拳试试,气脉畅通疼痛自然解除,并推荐了一位回民武术家马永奎先生。

  马永奎,字子元,回族,济南人,生于1893年,自幼习武,后拜杨鸿修门下,得杨氏查拳真传,其枪术尤为超群,有山东一杆枪之美誉。当时马永奎任山东国术馆济南第四分社社长,社址在馆驿街普照寺,但其家住西青龙街陈家胡同,距老舍所居南新街不远。故而马永奎便破例登门授教。于是老舍跟着马先生练习太极拳与查拳。摸鱼式的太极拳大约打了近半年时间,不想其腰背痛病竟不治自愈,渐渐好了。老舍自谓这半年来,精神确是不坏,现在能一气练下四五趟拳来。

  1934年秋后老舍接了赵太侔的聘书要到青岛国立山大教书去了,临行前与马永奎饮酒话别。为表谢意,除将家中桌椅等器物赠送马先生之外,并赠竹折画扇一把作为信物。折画扇正面是老舍请好友关友声画的水墨改性环氧树脂胶山水,背面是老舍的亲笔题记。在这篇题记中,老舍用带有汉隶魏碑意味的恭笔楷书,细述了他跟随马子元先生学习拳术的全过程。后来老舍写了短篇剑侠小说《断魂枪》,抗战话剧《国家至上》以及英文话剧《五虎断魂枪》,即是从这位老拳师那里听来不少济南武林高手的故事,以此为素材进行演绎创作的

老舍与济南书画家的翰墨情缘虱

  湖山情缘有后传

  1950年老舍由美国回到故乡北京,出任北京市文联主席。

  当年其麾下有位白袍小将名邓友梅为山东平原人。1953年任《说说唱唱》杂志的邓友梅结婚,老舍让另一名小将林斤澜来到家中精心挑选了一幅松小梦的山水画送与小邓作为其新婚贺礼。老舍并亲笔写道:松年字小梦,蒙古旗人为宦山东,以书画名。老舍。一九五三年三月。1957年邓友梅被打成右派发配到东北劳改,但此画他却一直带在身边,不时拿出来观看一番。

  文革后的1981年,山东大学简单的婉约是天际的流云主办了首届中国老舍研究会。老舍夫人胡絜青及子女舒济舒乙重访山东。抗战中流亡四川,桑子中曾与老舍在重庆意外重逢。赵同芳也与从北平千里寻夫至北碚的胡絜青共同度过一段患难时光。风雨沧桑劫后余生,时隔半个世纪,昔日闺中密友胡絜青与赵同芳两位老人,终于在泉城济南再度故地重逢。胡絜老返京后即把在济南见到老斩拌机同学赵同芳的消息,让子女设法告诉了远在四川重庆的桑子中。此时桑子中已卧病在床半身不遂,但在稍愈后的1986年便赠诗一首昔日同仁赵同芳,遥寄当年一段翰墨情缘。诗云:历下一别半世纪,书信杳然五十年。喜得胡君传佳音,而今鸿雁又复还。

杭州家具报价
潍坊塑料表面处理品牌大全
陕西食品饮料加工设备生产厂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