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

兄弟相残只为王位金正恩暗杀金正男惊心内幕

2019-02-26 16:10: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兄弟相残只为王位?金正恩暗杀金正男惊心内幕

去年,金正日去世后,长子金正男开始公开批评朝鲜的三代世袭,引起外界关注。日本《读卖》报道称,金正男今年5月回朝鲜时,朝鲜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金正日妹夫兼金正恩政府劳动党的秘书的亲信张成泽呼吁金正男,停止批评朝鲜体制。

从数年前开始,金正男就自称为“流浪汉”、“浪人”。与他相识的有关人士说,这是对早已在接班人问题上被弟弟排挤、无家可归的自身身世的间接表达。只是,一向以“太子党”形象示人的他今后的遭遇恐怕真成了“流浪儿”。

他背叛了父亲大人的期待

金正日膝下有三位公子:长子金正男、次子金正哲及三子金正恩。正男是金正日与第二夫人成蕙琳所生,正哲和正恩则是金正日与第四位夫人高英姬所生。日本作家五味洋治在《父亲金正日与我:金正男告白》一书中如此描述:“金总书记殁后,三个儿子的前途明暗已见分晓:正恩氏作为接班人,包揽父亲的葬礼事务,升任军队司令官。可另一方面,无论是长子正男氏,还是次子正哲氏,从国家治丧委员会的组成名单中均无从发现其名,已完全被当成了‘枝叶’。正男氏好歹得以暂时回国,且很可能见到了父亲的遗体,却似乎未被允许在平壤长时间逗留。”不过,据五味洋治后来查证,金正男终很可能未被允许见父亲的遗体。

金正男对父亲的感情很复杂,混杂了尊敬、死亡、恐惧等各种情愫。幼时的正男,颇受父亲溺爱:作为去医院接受蛀牙治疗的奖励,被赠送一辆进口高级轿车;被带到父亲的办公室,坐在其座位上,听他说“那儿就是你的席位”等,作为宝贝公子被抚育成人的他赴瑞士留学时,父亲竟伤别而泣;羁旅海外的日子,每逢生日,父亲会亲自打来国际庆生。“但是,我去留学以后,异母兄弟正哲、正恩及妹妹出生,父亲大人的感情好像开始向弟妹们倾斜。”正男说,“我完全成长为资本主义青年,回到北朝鲜时,父亲似乎对我有所警惕”,“大概是我背叛了父亲大人的期待吧!”

作为长子,留学时代的金正男,在海外度过了自由的时光。但其回国后的“叛逆”则引起了父亲的警觉,从而缩短了金正男的弟妹们海外留学的时间,使他们与当地友人的交往等行动也受到了严格的限制。但纵然如此,他仍认为:“孩子与父亲的关系,原本就是时坏时好,只是人生的境遇不同而已。父亲是领导人,而我则在外部自由行动。父爱并未改变。”

2008年,金正日因中风而病倒,金正男亲赴法国,带脑外科方面的专家赶赴平壤为其父治疗。彼时,金正男已然漂流海外多年,但仍不失作为“为人子者”的极为普通而柔软的一面。

“混”在中国的日子

离开平壤后,金正男的状态被韩国媒体评论为“混”——没正式工作,往返于中国大陆和澳门,生活却过得很好。金正男的性格直来直去,自由奔放,这也体现在他背上的纹身。一位韩国侨民称:“90年代我在游泳池里见到金正男背上有一个大的龙纹身。”

2007年,韩国的机构《中央》曾报道过金正男在北京的行踪。他居住在位于东三环路边的凯宾斯基酒店,与韩国驻华大使馆仅隔一条街。北京的朝鲜相关人士表示:“他原本就是勇往直前的性格,经常独来独往,在北京主要是到百货商店购物或在酒店房间里休息。”

金正男与家人一起在澳门生活了十几年。在澳门见过他的很多当地人说:“金正男以假名办理了多米尼加共和国和葡萄牙的护照,每年少出入澳门7到8次,或以澳门为中心随时前往北京、曼谷、维也纳、莫斯科等世界各地。”

流感都是外感热病吗
自动扫地机品牌哪个好高性价比自动扫地机品
C罗被禁赛场冤不冤西班牙成球迷为C罗叫屈
分享到: